一直喜欢吴彦祖的《妖夜回廊》,我觉得这是阿祖早期电影里演技最好的一部。评论说的最多是猴子代表欲望,老头代表心魔,梦境代表自我救赎,魔鬼契约代表宿命般的禁锢…诸如此类,觉得逼格好高的样子,一般为了避免先入为主,我都是先看电影后读影评。

      整个影片讲的是一个恶梦,片断有些支离破碎,因为主角的梦境就有些凌乱。整个梦境主要讲述了主角袁森想摆脱过去,却又无法从过去中挣脱的困境与矛盾。
   其实,袁森和袁洪是一个人,袁洪是袁森想摆脱过去而分裂出来的另一个自己。袁森认为自己的过去很阴暗不堪,被校长猥亵,又是同性恋,因此他无法认可、面对与说服自己不去在意所存活的这个世俗社会约定俗成的道德准则与价值观念,迫切希望从过去的这种困境、纠缠中摆脱出来,但对于过去他却总也不能释怀,一直在这种痛苦中煎熬着。所以他自然而然的拥有了双重人格,自觉不自觉的分裂出一个袁洪,潜意识中袁洪的死代表着他希望埋葬自己不堪的过去,代表着拥有不堪过去的自己的死亡,这就是为什么袁森说袁洪一直在扮演着自己,实质上是他自己想抹去过去的罪恶行为,从而让袁洪代替自己去为以前的一切负责,而自己由此可以重获新生,现在死的是自己。而袁森却要调查袁洪的死因,这是因为现在的自己不能对过去释怀,对那个过去的自己还无法舍弃,有所留恋。
在梦中,袁森的母亲和校长都承认他有个叫袁洪的弟弟,那是因为可能现实中,母亲和校长都希望他能从过去中摆脱出来,希望那个代表着袁森不堪过去的袁洪死掉,所以主角的梦中母亲和校长一直在说袁洪死了。
   影片还讲述了袁森对性恐惧又渴望的困境。由于小时曾被校长猥亵,母亲与别人偷情,导致了父亲的死亡,袁森惧怕性,从母亲与继父上床体现了出来。片中猴子就代表了性,在袁森看来,性就是恶魔,是杀死袁洪(过去的自己)的元凶。就是因为校长的性欲,才让自己拥有了如此不堪的过去,才让现在的自己想摆脱过去的自己。至于袁洪被母亲**,体现了袁森对母亲的恨,袁森认为造成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半也因为母亲对自己的不管不顾、毫不关心,所以,袁森认为自己不仅被校长**了,也被自己的母亲**了。但对于史云生的依恋表现了他对性也充满了渴望,有所留恋,致使他无法从过去中彻底走出来,内心充溢着欲望却又极力排斥,心里充满了矛盾。
   图书馆的老头,代表袁森自己的心魔(憎恨)。袁森恨过去曾给自己带来伤害的校长和史云生,恨不得他们都死,在图书馆老头的一步步安排下,他们都死了。秀冰就是心魔所披的美丽外衣,在心魔朝自己走来时,袁森没有看出那是自己的心魔。心魔给了袁森报复的力量,就是那把枪,袁森用它杀死了史云生,却也使自己认识到了心魔的本来面目。袁森被秀冰**的那场戏,表现了袁森在努力和自己的心魔作斗争,结果是失败了,心魔使他疯狂了,杀死了校长。在袁森清醒以后,他想挣脱心魔,却已经被心魔牢牢的控制住了,他放不下那个心魔美丽的外衣(秀冰),所以那个老头说袁森现在就算有passport也没用了。至于袁森与秀冰的孩子代表着人性最黑暗的一面,那就是心魔想最终得到的东西。
   袁森最后发现,致使自己如此痛苦和矛盾的根源不是不堪的过去和他人的伤害,而是自己的心魔,自己对过去的憎恨,它使自己无法对过去释怀。结局袁森在这场虚妄的噩梦中惊醒了,回顾了自己噩梦的全部,发现幸好一切还只是个梦,结局那个死掉的画面代表着袁森获得了新生,那个被心魔控制的袁森已经死了。最后,那个老头从那幅画后面出来,问了一句你做噩梦吗?表现了恶魔其实是存在的,就在你我的心里,在潜意识中(比如梦中)会被我们毫无顾忌的释放出来。
至于片中魔鬼的契约,指的就是袁森与秀冰的孩子,魔鬼要袁森释放出自己人性最黑暗的一面。

《妖夜回廊》是一部香港的低成本心理电影,源自导演李志超连载的四千字小说(夜回
廊)。
这是类似于《穆赫兰道》一类的作品。正好最近在看弗洛伊德《梦的解析》,倒是可以借用理解。妖夜回廊的故事情节层层推进,从袁森调查弟弟的死因开始发展出了一系列令人费解的诡异情节,刚看时我以为这是一部关于凶杀的惊悚片,但是细看下去发现不然,全篇以一种鬼魅的基调带领观众寻找真相却又不知线索为何。最终到了末尾也不知导演意图。就我个人观点而言在影片中出现的那些画正是解读的关键所在,猴子代表欲望,也就是内心魔鬼。这是一个自我救赎的过程。类似于自己杀死自己然后拯救自己的逻辑。魔鬼的契约就是那些无法突破的自我所造就的禁忌。
片子本身对于观众而言有一种很强的引导性。具体如何理解还要看观者自己了。
推荐观看(另注:吴彦祖真的帅的很有味道,是影片的一大加分点)
文:北海魇怪(借做他用请注明原作者并告知。谢谢~)

不可否认很多人去看这部电影都是冲着几个大尺度情节:吴彦祖蕾丝花幔镜头、吴彦祖说“我要你X我”、蒋怡肉搏吴彦祖。仿佛除了这些噱头,其他情节都不重要。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屋下犬鬼居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整个电影好像一个噩梦,真实的东西放入梦境会扭曲和夸张。当然如果解释为梦境,一切皆有可能,可以支离破碎,可以天马行空。周全点的导演善用回忆或梦境来表现电影,但也有笨拙点的电影在前面打出:依据《史记》,结果装逼不成沦为一桌残羹剩饭。

看不懂一部电影时人们喜欢说它烂,但就算烂片也无法盖住吴彦祖的光芒。《妖夜回廊》不是烂片,一部香港低成本心理电影、一个Cult片。小说的先锋性加上镜头语言成就了情节的汹涌纠缠。我不因为一部电影小众而忽视它,相反我特别喜欢一些导演坚持自己的风格而不是迎合市场。拍这部片子时吴彦祖演技已然成熟多了,他就是一个神奇的人,上天赏饭吃,青涩时自然流露,成熟后刻画鲜明。本来单凭外表已经举世无双,偏偏他又那么努力。

有人说阿祖那张脸是整个电影的救世主,病态美颜让你心疼到一塌糊涂,不用顾及电影的情节。也有人说,导演野心很大,在这部小成本电影中融合了同性、娈童、宗教、乱伦、原始兽性…每一种元素都可以单独扩展成惊心动魄的一幕。为了电影我也特意拜读了一下原著,其实作者李志超本人是摄影师也是GAY,片头硬照和音乐就都是李志超作品。仅从电影角度,我不觉得导演有什么野心,做为监制的阿祖也一样,他们只想表达一些自己的东西。阿祖说过:“拍戏不是为了钱,是满足内心表达,为了过瘾。如果有一天我为了钱接一部戏…我希望那一天永远不会出现。演员是一种艺术,应该是纯净的。”这就是阿祖拍了许多尺度很大的戏,却显得圣洁有美感的原因,因为他的心灵太纯净高贵。阿祖只在电影里释放出黑暗情绪,造就了自己,成就了电影。

这部电影我看了很多遍,其实故事的脉络不算凌乱。圣诞节前10天,旅英艺术家袁森(Sam
Yuen)的摄影作品“痛苦脸相”展出,而他自己正在发噩梦。母亲留言说弟弟袁洪车祸,阿森回香港第一眼见到的是毛茸茸的继父,母亲去了弟弟的葬礼。森发现母亲回来后和陈校长商量怎么瞒自己,以为是说弟弟死因。其实名义上是弟弟供他留学,事实是陈校长愧疚而帮他,因为陈校长从前猥亵过阿森,史云生也借此事勒索陈校长,并销毁自己在学校的不良记录。醉酒的母亲把袁森当成袁洪,让森穿了制服扮阿洪,这时电话响了,原来弟弟一直冒用哥哥名字在图书馆借书,就连洪死亡的消息,报纸都登的是袁森的名字,森开始凌乱。沉浸在怀疑猴子杀人的惊恐中,生活在每晚母亲被继父折磨肉体的环境下,他宁可呆在图书馆。森一直思念史云生,彼时同史云生也是有过一点快乐时光的。偶遇后情感宣泄,抱着他的海报、听着他的节目,森在床单下释放了自己。他爱史云生,但史却毫无顾忌,在电台提起他被侵犯的过去。森拨通电台电话后被无情挂机,心情颓废。森在门口等史云生,倾诉感情后求欢被拒,无奈杀死了爱人,也逐渐陷入图书馆陆思凡的圈套,被当成一只公蜂,这一天正是平安夜。森想查弟弟的死因,最后却连自己有没有弟弟,一切是真实还是梦境都搞不清楚。没有事实,只有残酷和绝望,他想逃离,却被命运桎梏。最后是醒了,还是死了,不得而知。导演创造了一个梦魇,用魔鬼蛊惑了人心。

我觉得这是一部意识流电影,梦境是弗洛伊德的本我天堂,充满暗示意味。王家卫说过,一部片子没有什么难懂不难懂的,你看他是什么就是什么。在我眼里电影是现实和梦境交错的,袁森身边的人都真实存在,只是森精神分裂,发生的事自己无法分辨真假。假若袁森有弟弟,借用陆思凡的一段话:“一只母鹰一胎生了两只蛋,强的那只会咬死弱的”。阿洪想取代他,这个事情是前后对应的。双胞胎有心灵感应,会相爱相杀吧。我觉得剧中人都有关联,弟弟袁洪是陈秀冰的男朋友,也许陆思凡本来选中了袁洪?但袁洪死咗~,那么陆思凡、陈秀冰就把对袁洪的期望和感情转嫁到袁森身上,“你强过你细佬,我们才选择你。”而史云生为什么不承认袁森有弟弟,可能真如陈校长所说,是他杀了阿洪?所以面对精神有问题的袁森,说他没有弟弟。史云生利用阿森避免被陈校长赶出学校,身为弟弟也许知道,假如有争执,会不会是史云生制造了交通意外?阿洪的死究竟和“马骝”有关还是史云生有关,陈校长一定知道事实,但他只想息事宁人。陆思凡没有女儿,陈秀冰是他的养女,女儿大了他需要重新择人陪伴,所以要秀冰生个baby报答他。陈秀冰也生活在奇怪的环境,也许她是陈校长的女儿?(原谅我的脑洞)。陈校长猥亵了阿森,女儿爱上阿洪,而阿洪的死又和史云生有关,事情算因他而起,史云生又逼人太甚。陈校长知道的太多压力大自杀了。整个事件中袁森是最无辜最不知情的一个,他心里只有史云生的感情。弟弟给哥哥留了一把枪,哥哥却因为自己的原因杀了史云生,给弟弟报了仇。(秀冰:“史云生都死了,你也自由了,我这么帮你,你也帮我一次”,既是找袁森当替身,又是满足养父的心愿)。所有人好像精神都有问题,主要是袁森的精神有问题,好多事都是臆想出来的,但整件事既像现实又像梦中梦,引人深思。

胡思乱想编了一通故事,其实明白过犹不及,即使剧情面面俱到也绝不会比导演适当留白更有吸引力,很多时候不如后者。最后还是要强调吴彦祖的演技太出色,袁森在蕾丝下自渎时你有一种暴敛天物的感觉,他拿着枪那一刻,你却觉得他比谁都柔弱。这本是一个我们眼里足以颠倒众生的男人,他的绝望却无处不在。陈校长明知有罪还是侵犯了他的童年,史云生不爱他却占有他。他有雕塑般的外表,性格又有一点脆弱,他们很难抗拒他的吸引力。他没有尝过真正的爱,史云生只是玩弄他。评论喜欢说袁森在逃避过去种种不堪,我想说那并非不堪只是人性本暗。童年影响人生,那样的母亲和家庭,自己的性取向,压力和艺术家的气质都注定了悲剧。生存准则和真实内心往往相悖,他四顾无路,任由自己疯掉。

同一部电影,每个时间段看感觉都不一样。刚开始时喜欢Daniel的感觉和后来的感觉就不同。也许有人觉得袁森在电台门口和史云生对峙时两人演技浮夸幼稚,楼主第一次看也有这感觉,其实歇斯底里的情绪阿祖表现的非常好。还有结尾和陆思凡对戏时的情绪表达,更是把精神崩溃发挥到极致。另外袁森的弟弟只出现了几个镜头,不看服装单凭眼神举止的表达就可区分出是袁洪,这就是吴彦祖演技的牛B之处。

说吴彦祖帅的有味道,绝不是溢美之辞,他本来好像米开朗基罗的大卫一样完美,有一种艺术的精神气质。不仅能驾驭角色,更能超出导演期望。他为了艺术可以付出,绝不是为了自己要大红大紫。“香肤柔泽,素质参红…转侧绮靡,顾盼便妍…”仿佛最美的辞藻就是为他而备。不能忘记在剧中那一种令人窒息的欲望氛围里,他用那张绝美的容颜求史云生救赎时,说不尽软玉温香,娇柔旖旎。我的心都快被揉碎了,但他要的,他的爱人不给他。他的台词到位情感充分。只觉得再也没见过这么用心演绎的欲望镜头,

贯穿电影的那幅画的作者福塞利也是一个擅长描绘神秘和恐怖梦境的人,他的作品想象力丰富,具有悲剧气氛。沉溺迷离世界的李志超导演用他的作品做了主题是顺其自然的事情。影片里的那些命名:“痛苦脸相”、“
噩梦之夜”、“ 妖夜倾情”
…无不充满神秘诡异的感觉。当然最重要是吴彦祖不负所托,将导演的想法发挥到极致。把痛苦的分裂与迷茫的惊恐表现得细腻逼真

其实惠英红、高雄、谷锋都是戏骨,李志超也在里面客串了一把神秘人,大家的表达都很有份量,对白引人深思。陈秀冰说:“和魔鬼立约是不能取消的”,结尾看画人说:“猴子代表魔鬼化身”,袁森说:“命是我的,我自己安排”,陆思凡说:“能轮到你来安排吗?”充满了宿命般的深远意味。袁森求别人救赎,但没人帮得了他;如果自我救赎,是不是只有杀死自己才能拯救自己?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人无法自我突破的原因。

像库布里克的《发条橙》启示了阿祖,《枪王》里的血唤醒了张国荣饰演的Rick的手指,阿祖的电影也引出了我内心黑色的小宇宙。小清新了小半辈子,发现自己灵魂里有一点东西是自己不知道的。比起一些伪装的健康品,我更喜欢暗黑系列和暴力美学多一些。性感是美的,欲望也无罪,我们一生都在寻找某些东西的平衡,不过意识与生理从不同步,天才和疯子也只有一步之遥。

《妖夜回廊》是适合一个人看的电影。这部电影如果你第一次看,觉得匪夷所思,看得一头雾水,那很正常。如果你认为自己看懂了,我也应该送你一句话:你发噩梦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19 yzc579亚洲城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